玛丽苏 Isable Liu花花酱

我是一朵遗世独立的白莲花,请叫我:比特仑苏还纯的女子

午后。阳光时隐时现。
伊莎贝拉·刘小姐坐在窗口,风微微的拂过窗帘,拂过她海藻般的长发,拂过她浓密的的蝴蝶一样的睫毛,木质的地板,传来一声甜腻的猫叫,伊莎贝拉的猫醒了,犹如它的女主人一样,这是一只全身找不到一点瑕疵的白色波斯猫,而它,伊莎贝拉小姐叫它露易丝~

伊莎贝拉·刘小姐坐在窗口,风微微的拂过窗帘,拂过她海藻般的五彩长发.
她记得!她的名字,伊莎贝拉!

王总裁私人秘书:

如果你哪一天突然消失了,或者背过身去开始走一条离我渐行渐远的路,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才意识到你正在前往一场满赴荣光的漫漫长旅。被卡在原地的我,在另一条开满鲜花的道路上,听不到火声爆破声人们绝望的哭喊声,我只能在那样一片平静安宁中回忆你当时无比清晰的义无反顾的步伐,我祈愿在你途径之处在你满含决心的坠落之地可以盛放我所处世界那般美丽的花朵。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走上了那条路,那么我会无比骄傲地朝你挥手,谢谢你把我留在了另一方世界,我会更努力更坚决地继续走下去。尊重勇敢坚强的生命,为天津祈福。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你所受得苦将照亮前行的路

孤城有王-:


不要试图去填满生命的空白
因为音乐就来自那空白深处

相信爱情 即使它给你带来悲哀也要信
有时候爱情 它不是因为看到了才相信
而是因为 要先去相信它存在才看得到

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
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我们热爱这个世界时
才真正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只有奉献于生命
才能得到生命明白生活

只有经历地狱般的磨难
才能炼出创造天堂的力量
只有受伤流过血的手指
才能弹奏得出世间的绝唱

世界上所有在害怕平凡的人都是平凡的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誉 让生者有不朽的爱情

部分摘自《泰戈尔语录集》

若水:

My heart aches, and a drowsy numbness pains

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

My sense, as though of hemlock I had drunk, 

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鸩

Or emptied some dull opiate to the drains

又像是刚把鸦片吞服

One minute past, and Lethe-wards had sunk: 

於是向列斯忘川下沉

'Tis not through envy of thy happy lot, ...

爱到深处是心疼

孤城有王-:


我想爱的形态 爱到深处是心疼
之所以爱 是因为此情已融入生命
之所以疼 是因为懂你的脆弱和无助
所以才会忍不住心疼爱惜着你的一切

爱了 就会默默的付出
倾心竭尽全力为之分忧
只要心中有爱就会有力量

最真的情 最诚的爱
是平淡中的不离不弃
是风雨中的相扶相伴

站在冬季的天空下
我想起了你 微笑着

站在窗台 阳光洒满整个窗棂
若我感觉温暖 也因想起了你

感谢你的出现
感谢你对我的疼爱
虽然那已经是曾经

如果你愿意 你如果愿意
我愿意一直住在你的心里
不惊不扰 安暖相陪 直至终老

红尘岁月 相遇倾城
分开之后我已经习惯
这样一份淡然的相守

我看见时光在微笑
正如你缓缓向我走来
拥暖我这久远的想念

相依而坐 你...

大便美女MOMO:

<  写给M的情话

    你删掉了所有相片

    就好像我们的人生从未有过交集一样  >


Nex-6+35/1.7new


咫尺就是天涯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从来不知道咫尺天涯这个词如此残忍
你就在我对面,不足一米的距离
可是我们之间好像几千万丈的沟壑
我只能遥遥的偷望着你
不敢主动和你说话
只拍惹来不开心

每当我写了大段的文字 你却不回复
转身和别人聊得很嗨
我就可以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这样的咫尺天涯真的好煎熬……

19870810

转载自:阿遠島嶼

这世上没有冷男,只是他暖的不是你。

很美

Yee 一只眼睛做梦:

【 LOVE IN PAI 】


大树秋千,PAI的一个很出名的地方。

在《初恋那件小事》里出现过,我也过去凑了把热闹!!!

难得爆一下自己的照片~~

在PAI还跟徐州小伙伴P0一起,愉快的2天~

1 / 2

© 玛丽苏 Isable Liu花花酱 | Powered by LOFTER